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> 栖霞新闻网>栖霞文化
连载:栖霞民间故事————门闩门吊带儿(作者:林新忠)

2017-07-10 14:37:33

来源:  



    从前,有一个老貔子精,会变人,变什么像什么,还会迷惑人,能把人引得迷了路,然后,找个地儿吃掉。眼看村子里的人都快被老貔子精吃光了,人们没有办法,都搬走了。

    只有一家人没有搬走,这家人家有妈妈,有两个女儿,还有一个小儿子。因为有老貔子精,妈妈一天价提心吊胆,就怕自己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。为了提醒孩子们关好门不出意外,妈妈给大女儿取名叫门闩,小女儿取名叫门吊带儿,意思是说妈妈不在就要把门闩插好,把门吊带扣好。

    有一天,妈妈要到姥姥家,临走时嘱咐道:“妈妈不在家,谁来了也不要开门,等我回来再开门。”

    妈妈一出门,就被老貔子精盯上了。老貔子精变一个老婆婆,假装与妈妈一起走路。老貔子精问:“大妹呀,你要去哪儿呀?”

    妈妈说:“我要回娘家去呀!”

    老貔子精说:“回娘家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妈妈说:“我头上长虱子了,整天直痒痒,俺想回娘家借一把篦子刮刮头。”

    老貔子精说:“大妹子,你不用借篦子,我最会抓虱子了。我给你抓抓吧。”

    妈妈一看老婆婆也不像个坏人,就答应了,坐在老貔子精的怀里让它给抓虱子。

    老貔子精问:“大妹呀,你家里都有什么人?”

    妈妈说:“没有别的人了,就剩下两个闺女一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老貔子精又问:“你孩子都叫什么名字呀?”

    妈妈说:“大闺女叫门闩儿,小闺女叫门吊带儿,儿子还没有名呢!”

    老貔子精一边问,一边都记在了心里,它长长的手指甲把妈妈的头抓得血淋淋的,妈妈疼得直叫唤:“为什么这么疼啊?”

    老貔子精说:“我指甲长,哪能不疼啊!”

    说完又继续抓,不长时间妈妈就被老貔子精一点儿一点儿吃掉了。 吃了妈妈,老貔子精不死心,它还想把孩子也一起吃掉。于是变成妈妈的模样去敲门:“门闩儿、门吊带儿,快快开门啊,妈妈回来了!”

    门闩儿、门吊带儿从门缝往外一看,不是自己的妈妈,就喊道:“你不是俺妈妈,你快走吧!”老貔子精一听不好,怪嗔道:“看你这个孩子,妈妈才走了多大一点儿功夫,就不认识了!”

    门闩儿、门吊带儿说:“俺妈妈头上有个簪儿。”

    老貔子精一看骗不过去,就来到大街上,念动咒语:“东风吹,西风吹,吹个簪儿我头上戴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便刮起了一阵风,吹来一团干牛粪,老貔子精安到头上,变成了一个簪儿,又去敲门:“门闩儿、门吊带儿,快快开门啊,妈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门闩儿、门吊带儿从门缝往外一看,还不是自己的妈妈,就说:“你不是俺妈妈,俺妈妈脸上有个痣。”

    没有办法,老貔子精再次来到大街上,念动咒语:“东风吹,西风吹,吹个痣儿我脸上栽。”

    一阵风来,吹来了两颗高粱壳,老貔子精吐点唾沫安到脸上,一下子变成了颗黑痣儿。然后又来到门外敲门:“门闩儿、门吊带儿,快快开门啊,妈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门闩儿、门吊带儿一看,果然是自己的妈妈,高兴地把门打开了。他们不知道放进门的是一只老貔子精。

    晚上,一家人挤在一铺炕上睡觉。门闩儿、门吊带儿睡一头儿,老貔子精搂着小弟弟睡另一头儿。

    刚一躺下,门闩儿、门吊带儿发现妈妈身后毛茸茸的,像是长了一条尾巴,就说:“妈妈,你什么时候长了一条尾巴啊?”

    老貔子精怕坏了好事,装作生气的样子说:“小兔崽子,怎么这么说话。妈妈到你姥姥家借了两匹麻,没地儿放,就夹到腚沟里了。” 门闩儿、门吊带儿信以为真,就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半夜里,门闩儿、门吊带儿醒了,听到妈妈那边传来“咔嚓、咔嚓”的声音,就问妈妈:“妈妈,你在吃什么啊?”

    老貔子精没想到门闩儿、门吊带儿会半夜里醒来,慌忙掩饰说:“我东间搜,西间搜,搜块萝卜根压压齁。”

    门闩儿、门吊带儿说:“俺也要块萝卜根压压齁。”

    老貔子精说:“好呵兔崽子,我吃个虱子也少不了你们条腿!” 说着便扔过一样东西。门闩儿、门吊带儿用手接住,仔细一看,吓了一跳,原来是弟弟的小脚丫!

    门闩儿、门吊带儿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,原来和自己睡在一铺炕上的不是妈妈而是老貔子精呀。想到这里,姊妹俩吓出了冷汗。她们想,一定要赶快设法逃出去啊,不然,老貔子精吃完了弟弟就要吃她们俩了。

    于是,门闩儿、门吊带儿开始在被窝里悄悄商量办法。老貔子精听到了,就警惕地问:你们两个小兔崽子,在喳喳什么?

    门闩儿、门吊带儿说:“妈妈,我们憋了,要到院子里尿尿。”

    老貔子精说:“尿炕上吧!”

    门闩儿、门吊带儿说:“人哪能把尿尿炕上。”

    老貔子精没好气地说:“那就尿到炕旮旯吧!”

    门闩儿、门吊带儿装作为难的样子说:“妈妈呀,炕旮旯也不能尿呀!”

    兔崽子,哪来这么多规矩!”老貔子精骂骂咧咧地说,“那么人往哪儿尿啊?”

    门闩儿、门吊带儿说:“人都是尿到院子里呀!”

    老貔子精有些不耐烦了,说:“就是屎尿多。好吧,快去快回!”

    门闩儿、门吊带儿一骨碌爬起来,跑到院子里。院子里有一口井,井边上有一棵树。两人赶忙爬上树,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老貔子精在家里,横等竖等,也不见门闩儿、门吊带儿的影儿,就起身来到院子里,一看门闩儿、门吊带儿爬在树上,就急了说:“你们两个兔崽子,快点儿下来!”

    门闩儿、门吊带儿说:“我们才不上你的当呢,你不是俺妈妈,你是老貔子精!”

    老貔子精知道掩饰不住了,一下子露出了凶恶的面目,吓唬门闩儿、门吊带儿说:“你们快下来,我不吃你们,不然的话,等我爬上树,非把你们吃了不行!”说着就想往上爬,可是怎么爬也爬不上去。

    老貔子精一看爬不上去,就软了下来。对门闩儿、门吊带儿说:“你们是怎么爬上去的?”

    门闩儿、门吊带儿说:“锅台后面有瓶儿油,你拿来,倒到树干上,就能爬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貔子精信以为真,就拿出油来倒到树上,结果,它一爬一滑溜,还是爬不上去。

    门闩儿、门吊带儿说:“如果你实在想上来看光景的话,还有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老貔子精一听,立马来了精神,急乎乎地说:“什么办法?快说!”

    “锅台后还有根绳子,你拿来,扔给我们一头儿,你抓住绳子,我们把你拉上来!”门闩儿、门吊带儿说。

    老貔子精信以为真,立马从锅台后拿来绳子,扔给门闩儿、门吊带儿,然后自己抓住另一头。

    门闩儿、门吊带儿一齐用力,嘴里喊道:“一二,一二……”拉到半截,把绳子一松,老貔子精一下子掉到了井里。

    门闩儿、门吊带儿赶紧从树上下来,用石块把井填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第二年,树下长出一棵大灰菜,门闩儿、门吊带儿把它拔起来,放进锅里,锅底下生上火,拉着风匣,使劲煮,一边煮一边说:“咕咚咚,咕咚咚,锅里煮个老祖宗……”

责任编辑:和平

版权声明  新闻爆料热线:0535-6631311

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水母论坛·热图
关于水母网 | 集团介绍 | 集团邮箱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法 | 版权声明 |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
新闻登载许可声明    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7120170009    
增值许可证:鲁B2-20050050号     广告经营许可证:鲁工商广字08-1685号     公安部备案号:37060202000120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:12377   举报邮箱:   侵权假冒举报:0535-12312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35-6631330   举报邮箱:   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“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”举报专区暴恐举报

  • 水母网官网微信

  • 水母网官网微博
烟台日报传媒集团/烟台星云信息传讯有限公司 本站官方网址www.shm.com.cn